自言自语孤独症患者

关于梦。总是能够在醒来以后清晰地记住里面的细节。记录一下昨晚的梦吧。

梦的开始,我们走在去实验室上课的路上。你我像回到最开始认识时候的那样,说说笑笑,彼此接近。上课的时候你坐在我旁边玩手机。我时不时看着讲台的板书,时不时望着你的脸。我轻轻拍了一下你肩膀,想跟你说话。这时候你却恶狠狠地用厌恶的眼神瞪了我一下。我把手收回。一个晃神。我站在电梯门前。

我其实已经死了。之前的片段只是我在梦里对过去的回忆而已。这辆电梯往上是天堂。往下是轮回和地狱。我看了电梯旁边的生死簿。我是应该往下轮回再回人间。可是那一刻我真的不想再轮回了,我想到人生要重新再来一次,我就觉得无比痛苦。于是我盗用了一个老爷爷的身份。按了往上的电梯。是的。我用另外一个人的身份上了天堂。

门打开的时候。我以为走错了。因为天堂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,并没有很开阔,并没有很光亮。更像是一个岩洞。我看不见一个神仙,就只有我一个人杵在那。我往里面有光的地方走去。转个弯,来到一个类似食堂的地方。看见很多穿着现代各国面孔的人在吃饭聊天。可是一切像是按了静音键一样,虽然可以看到他们在交谈,但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我心想,原来神仙也要吃饭的啊。我看到悬挂在半空的指示牌。上面写了我的名字。是日程安排。关于在天堂作息时间,以及要到冷卛宫报到学习法术。大概知道自己到天堂要干些什么之后,觉得有点饿。以为可以随便拿里面的食物。结果却发现,里面的食物要用饺子来换。一颗饺子换一份食物。饺子就是天堂里的货币。可是我身上一颗饺子都没有。我站在炒饭面前发呆。这时候一个外国小伙走过来,对我笑了笑,然后拿出一颗饺子换了一份炒饭给我。我问他住在几号寝室,将来我要还给他。他说他住21号。而我住在18号。离得并不远。他还告诉我,其实只要排队帮忙搬运食物材料,搬一袋就可以得到一盘饺子。我问他来这里多久,会不会法术。他张开手,然后手指开始冒出黑色的雾,桌上的器皿都漂浮起来,然后他手一合。所有器皿都瞬间成灰。

忽然有点后悔上了天堂。也许我再次轮回,我和你还会遇见呢。也许我们的结局不会是这样。但一切都太迟了。

看完他的法术,我便回了房间。房间不大。但是拉开窗帘,外面便是宽阔的山景。一座座漂浮着的山,还有不会结束的日落。我发现我床上有五封用蓝色信封装好的鼓鼓的信。有三封是写给我的。有两封是写给被我冒充身份的老伯伯的。是他女儿给他写的。我居然有了可以不拆开信封也能看见里面内容的能力。是他人世间的女儿对他的思念。那一刻我感到很愧疚。我拆开了自己的第一封信。不知道我死了之后谁还会挂念我,给我烧来这么一封信。心里有点期待。原来是我公司的同事。她说我死了以后,她接手了我的工作,还和公司一起捣毁了一家非法传递公司。

我琢磨着第二封和第三封信作者是谁的时候,我便忽然醒了过来。有点失落,也有点纠结。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是谁给我写来的信。

回公司的路上。我回想以前的一些梦。

原来。我下过地狱,上过天堂。而如今,我在人间。

评论

© 夏的终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