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言自语孤独症患者

一个人站在分岔路口的站牌处等公车。雨还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。觉得眼前的一片竹林和旁边的那棵老榕树变得更加苍绿了。

下车后在便利店买了一杯咖啡。因为觉得有点困倦。虽然才七点。晚上想把未看完的小说完成。

周二的时候请了两天假。因为早上接到家里电话,二舅九点多的时候走了。我并没有像送外公那样的难过。相反,我回去看到他躺在那的时候,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有。那一刻我为自己的冷漠感到无地自容。周三太阳猛烈得让人觉得要晕厥过去。当看到他被推进火葬场,我大喊二舅走好的时候,才忽然意识到。这真的就永别了。心里像被堵住一样,只有靠眼泪来疏导。我想起他来最深的记忆。竟然是两件关于鞋子的事。小时候过年回家,有一个晚上过去二舅家看电视。嗒嗒嗒地踩着拖鞋跑过去。二舅哈哈哈地指着我的脚说我穿鞋真有创意。我低头一看,左右脚穿反了,于是又嗒嗒嗒地跑走。第二件事。我大学毕业要找工作,第一双正式的皮鞋就是二舅买给我的。那双鞋子是我很拘束地和二舅在皮鞋店挑的。如今,它们还完好的装在鞋盒放在现在房间的门角处。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穿上它们的一天。但我永远记得那是二舅给我买的。

和朋友在附近的餐馆吃了晚饭。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。想散步回去,结果刚停不久的雨又下了起来。于是只好上了地铁。朋友一路上在手机里发着信息安慰他失恋的好友。我到站的时候他也跟着我出来。我把他推回车厢里,笑了笑,因为他还有一站才到。

11点58分的时候,把小说看完。完成了在周末看完一本新小说的计划。结局果然和我想的一样。想起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酩酊大醉过了。好想和朋友好好再醉一场呢。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希望时间可以让生活平静下来吧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夏的终结 | Powered by LOFTER